新浦京人生无不偶然

偶然的际遇和感悟积淀半生,李晓东很愿意通过文字分享给更多的人。因此,《偶然》这本书的诞生几乎是一种必然。

佛教视外物为虚妄,凡事不争的价值观,对于“修身齐家平天下”的儒教来说,是很好的补充,而失意的人总比得意的人来的多,所以得意时就是“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失意时就是“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传递千年的宇宙万物之规律-这便是“道”。而人们总是在“有”、“无”的运动变化中追寻着合目的性-善,成败皆善,简单说来,就是真情,奉献,对他人好一点,让他人过得好一点。

从小开始,我对数学就比较感兴趣,成绩也还算可以。在初中也是一样,我的数学老师-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对我特别关心,也有可能是我这个弱势群体的缘故,不仅在数学这个科目,在生活各个方面,给我关心和爱护,超出了老师的职责。

顿悟至此,豁然开朗。取得是成功,看似风光,但终究只是过眼云烟。大舍大得,这才有了前文所述的偶然奇迹。就像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为其概括的那样:“人生无常住,从商亦偶然,炼得真金好,一步一桃源。”

以上。

从童年懵懂,少年意气,到青年的锐意进取,中年的逐浪商海,至佛缘顿悟,一心向善,李晓东浓缩为一本自传《偶然》。实际上,他想借《偶然》说明的是一种人生境界: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这就是道。从商、投资皆有道。

六祖慧能的师兄神秀,继承了五祖弘忍、四祖道信的东山法门,和六祖的禅定并称南顿北渐,是禅宗的两大流派。其中故事很复杂,一时难讲清。

实际上,如果从19岁在西安日报当记者时起算,他的“笔龄”已超过40岁:散文小说,诗词歌赋,无一不是呕心之作。或许,用他的一首《雁荡山浣溪沙》来做本文的结尾,最自然不过:

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休禅?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喧。若能钻木取火,淤泥定生红莲。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日用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

“这三个偶然造就的奇迹,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感情情结的释放和升华。‘偶然’往往从自然中漂浮而来,有爱而驻,有情而大,虽然玄,但却发光且璀璨。”李晓东一面说,一面轻轻抚摸着新近出炉的自传《偶然》,那里边有他商界的辉煌和为人的智慧。

并无高下。神秀所讲是修行过程,六祖讲的是修行结果。很多人看《坛经》中的描述,对神秀有偏见,认为他追杀慧能,姑且不算写经人的动机,单是把经书当小说看的做法,也是本末倒置。

小姑娘眼含泪水的画面深深定格在他的脑海中。李最终投资1.2亿美元,建设黄浦旧区改造项目“太阳都市花园”,树立了当时地产界的标杆。

于是六祖告别家人,前往黄梅,参礼五祖。五祖用心良苦,既想传法于六祖,又怕恶人害六祖,一脸冷漠的差事六祖去柴房。

作为新太阳地产的创立者,他是个实足的商人,亦是个创造了众多商界奇迹之人。1992年,他偶然走进当时位于上海黄浦区河南南路16号的上海博物馆,偶遇当时的馆长马承源。此时的博物馆异常简陋,温度、湿度都无法控制,这直接影响到价值几百亿元藏品的保存。“那些珍贵的青铜器都是文革期间,馆长从熔炉旁和红卫兵眼皮底下抢救来的。他倾尽毕生心血,只为保护这些并不属于自己的文物。”李晓东抬眼望向远处,“他眼里那种纯粹的人性的光芒一下子就打动我了。”

这故事都是《坛经》中所讲述的,《坛经》全称《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一般认为最为经典的佛教十三经,《坛经》是唯一一本白话佛教,是中国僧人撰写的著述中唯一被冠以“经”的一部佛教典籍。如同《论语》,坛经是六祖弟子法海记录六祖言行的文本。

记者突然明白,实际上,他所归结的偶然,是其人生哲学的提炼,那就是“道”和善。为人,处世,从商,投资,无一不遵从“道”:基础的是方法和技巧,终极则是“善”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在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在房价高企、“我为钱狂”的当下,这样的偶然之道更显得难能可贵。

于是五祖传衣钵于六祖,并令他“汝须速去,恐人害汝”、“逢怀则止,遇会则藏”。

涯高空悬芦苇泪,一点一滴泉水醉。秋雁终隐山顶湖,几番原途持子回。温情销魂暮霞随,梦中皓月云雾飞。

讲到这里,我想到了数学中集合里有个空集的概念,佛教里常说空,如果可以类比的话,空集里面什么都没有,但不是空,因为内在还执着于什么都没有,这个有点拗口。

复杂的事简单办,简单事不复杂办“-中汇大厦新太阳地产集团大门前,一条醒目的格言跳入记者的眼帘。

五祖弘忍对于六祖慧能就是这样的一个师父。

在众人眼中,唯利是图几乎成了商人的代名词。而坐在记者面前的李晓东,微笑敦厚,一身禅意,温暖如同家中的长者。记者一时间有些恍惚,感觉应该谈谈佛学禅经才对,房价、楼市均皆浮云。

1、读初中时,我是班上个子最矮的-不到一米五,是弱势群体,永远是第一排,人往往是这样,一方面比不过别人,就在自己另一方面特别的努力,像我这样的,只能在学习上超过别人。

房产大佬李晓东想借《偶然》一书说明的是一种人生境界: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他用自己63年人生的真实故事印证了“偶然”的精彩和美好。

另一方面的即是没在不执着,不执着于欲望、判断,佛教三毒“贪嗔痴”都是执着。有一种说法,佛教应该是行善的,不对,佛是不行善的,佛教只能渡自己,不用渡别人,如果渡别人,也不是以此为目的而做的。功德是发乎本心而为,而不是为了功德而去行善。执着于涅槃也是执着,所以是“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1995年上海博物馆新馆在人民广场落成。此次置换被业界称为“奇迹”。这样的奇迹接二连三。

4、《坛经》的一些说明

简单二字,要做到并不容易。不过,这条格言的制定者李晓东一直坚持身体力行-他当过兵,做过记者,留学海外,回国后从事地产开发,同时热心公益,潜心佛学-百万字装不下的人生,他只用两个字来诠释:偶然。

“明心见性”的两方面,外在不见诸相,即是“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以前说过的,“我们看见物体这样,是因为眼睛看到他是这样,味觉、嗅觉、听觉、触觉存在,是因为舌头、鼻子、耳朵、皮肤的感觉”,这些感观即是外在的诸相。

接下来,一次驱车偶然成就了苏州吴江“太阳湖大花园”项目。十几年中,李一直专注于这一个项目,十年磨一剑。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